100仿盛大传奇

李少红否认《大宋宫词》开头“激进”了 愧疚台词呈现

发布日期:2021-05-11 20:46   来源:未知   阅读:

    承认《大宋宫词》开头“激进”了 愧疚台词呈现初级失误

    李少红 无怨无惧群嘲至 似曾相识“宫词”来

    2018年,电视剧市场正处于IP改编、得“大女主”得天下的双重风口。当时,有不少声音盼望重拍至今坚持着9.1评分的《大明宫词》。但作为该剧导演的李少红谢绝了:她认为有蹭贸易热度之嫌,更重要的起因是她保持女性视角创作,“假如换一个角度来讲《大明宫词》,就不是我熟习的了。”

    那一年,李少红最终抉择拍摄民间传说中“狸猫换太子”的主角,宋代传奇女性刘娥的故事。实力派台前幕后阵容,导演善于的女性叙事,一贯精巧奇特的美学表达……《大宋宫词》从开机到开播一直被寄托极高冀望。

    但是,从万众等待到全网群嘲的戏剧化转折,《大宋宫词》只用了开播一晚。其一是剧情好像开了八倍速狂飙:赵恒王妃生子遇地震、宋太宗赵光义与四弟赵廷美因地震被埋、刘娥打救赵恒与其相爱、刘娥与家人走散并小产、赵恒宗子被刺死、刘娥被宋太宗赐逝世……你认为看了个全剧长片花,实际上它就是第一集的内容。高密度剧情中又搀杂着大批倒叙、闪回,让很多观众不知所云;其二是在疾速递进中人物显得扁平缺少逻辑,包括刘娥与赵恒的相爱、刘娥的圣母光环等等;其三是台词薄弱套路,缺乏应有的韵味,甚至涌现“父皇自幼爱好三弟”这样的低级语法过错。开播不足一周,《大宋宫词》的豆瓣评分从6.1滑落至3.8。

    良多人不清楚李少红为何会“失手”至此。即使剧集进行到中段,越来越多的声音开始为这部剧“发声”,认为它对历史剧拍摄,特殊是怎么从女性视角看待历史变更是一次有利的抒发。但在新媒体传布时期,碎片化、话题式的流传方式,使《大宋宫词》失去了与观众从容对话的机遇。

    这是一个遗憾的事实。但令人意外的是,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李少红导演却始终吐露着创作者的开朗。她没埋怨也不甩锅,坦然反思了本人的失误,也流露着动摇和感性。

    对话

    直面批驳

    开头“激进”了 忽略了观众接受过程

    北青报:第一、二集节奏非常快,即便市场上确实存在所谓“前五集定生死”这种情形,导致目前电视剧广泛将开局节奏收紧,但《大宋宫词》情节紧急感依然造成观众很大不适。什么原因导致这样的出现后果?

    李少红:我可能确实有些激进了。《大宋宫词》故事信息量很大,60年跨度,叙事义务异常艰难。要把人物关联、历史相干因素讲清,又想用片子化的叙事方式而不是电视剧平淡无奇来表现,就想在开头尽量保存信息不丧失,后面通过一直回溯,来一点点捋清脉络。开播前又紧迫对篇幅进行调剂,客观上无奈整盘一点点修剪,只能用最快办法完成紧缩。我当时就想:能不能找到一个什么样的方式,在面对观众的时候,可以尽量保住所有我们当真拍摄出来的这些信息,给一个最全面的、更可能体现故事面孔的版本。但是目前的浮现,对观众来说信息量确切太“爆炸”了,这是我需要总结的教训——我跟这部剧相处了三年,所有细节都烂熟于心,却疏忽了观众须要一个接受的过程。

    面对争议

    观众开始也许不适应 有信心让大家渐渐接受

    北青报:怎么对待目前对这部剧的争议?

    李少红:(台词)被挑犯错真的很愧疚,始终在后悔为什么一帧帧看了多少千遍居然没看到!至于作风上的批评我有思维筹备。实在作者式的叙述就要面对争议。争议对我来说很畸形。我记得《大明宫词》开播当天下战书,播出平台引导还给我打电话说要撤播,除非把对于武则天男宠的局部全体拿掉,咱们通了两个多小时的电话……播出半年后争议还十分大,什么不像时装剧、台词听不懂等各种批评声音,基本不像当初都是嘉奖。服装也不是一上来就感到美,“伤风败俗”的责备也是狂轰滥炸。只是当时不自媒体,反馈渠道少,不像现在这么快这么直接,但评论界里是炸了锅的。后来,有一篇文章第一次用“另类”来演绎了这部剧,以为它的作者式讲述、美学跟女性化的历史观固然都不是主流的,然而可以容许和接受的。一个“另类”一下子平息了这场争辩。后来的《橘子红了》也有相似从争议到民众接受的进程,所以这次《大宋宫词》的阅历对我来说多少有些类似。它一开端的作者叙事或者令观众惶恐不安,但我有信念在大家看完和懂得了创作思路之后,能够缓缓接收。

    作品视角

    客观讲述女性态度 反宫斗替女性发声

    北青报:对业内比拟风行的所谓大女主剧、爽剧,您是如何看待的?《大宋宫词》创作时段未免裹挟在这股市场潮流中,你会刻意跟它划清界线吗?

    李少红:我们做电影的会比较强调作者心态,做电视剧也会不自发用这种思路创作。虽然当时大女主戏很热,但我不想裹挟在所谓风潮之中。面对这样一个故事,我更乐意从女性在大历史环境中的生存状况、从比较客观的女性破场去讲述,而非单拎出一个跟环境脱节、甚至架空的“大女主”。

    北青报:女性视角在这部作品中是否体现在更乐意展示后宫女性的“和解”而非“宫斗”?

    李少红:宫斗实际是男性视角。这是一个反宫斗的戏,是一个听到历史长河中女性声音的戏。男性皇权给女性的定位就是生养子嗣,许多事件就会甩锅给女性,包含所谓“狸猫换太子”对刘娥的“黑化”。文学作品为了塑造包拯这个形象,可以很容易地把刘娥为守护大宋江山的就义演绎成一个歹毒养母的权谋合计。这样的演绎在历史上长短经常态的,女性的声音被过滤掉了,这也是激发我想表示她们的最大念头。生育是男女共同实现的,“换”的过程男性不参加、不批准是换不成的,它必定是一个“阳谋”。我想为历史中的女性找出真实的可能性,带给观众。

    我认为刘娥是一个女性主义者,她的心坎是平权的。她内心中认定这半边天不是你赵恒赋予我的,它天然就存在,你嘱托我守护的大宋江山实际是我们共同的山河,而非狭窄的“宫斗”、争取皇权。

    北青报:片头强调本剧是“历史和传说”的联合。您是如何界定这部作品的题材?

    李少红:历史真实和艺术实在之间的空间是长期以来历史剧创作的迷惑和争论焦点。近来这种探讨在反大古装中重又变得高涨,一些已经被解决的问题又变得不能被否认。去年刘和平曾经发表文章说,文艺创作最主要的是历史观,是如何用历史素材创作出更好的戏剧模型。在《大宋宫词》中我们时刻面临同样的问题,比方无比难写的澶渊之盟。终极我们的改编方法是在亲情眼前让所有人从新思考战役。它岂但没有贬斥或者抹灭这场战斗在历史上的作用,反而表白了不光是赵恒、寇准等男性在历史关头挺身而出,女人也一样作出了贡献,也再次重申这是大家独特的天地。

    本组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 兼顾/刘江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