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遭立案调查后仁东控股再现风波 实际控制人霍东被列失信

发布日期:2021-09-10 15:25   来源:未知   阅读:

  澳门论坛免费资料的首页日照一房地产公司破产!其开发小区9,(002647.SZ)再现风波,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霍东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被下发限消令。

  贝壳财经记者获悉,霍东被列失信及被下发限消令或涉及仁东控股对的欠款事项。7月末仁东控股曾披露称,截至目前借款逾期本金余额1.37亿元。

  自去年11月国资离场后,1987年出生的仁东集团创始人霍东再次成为仁东控股实际控制人。仁东控股曾在去年年末接连跌停,传闻四起,被市场投资者视为“庄股”。今年5月,涉嫌操纵仁东控股的牛散景华被证监会处以500万元罚款。7月,仁东控股因涉嫌信披违规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

  仁东控股自身的经营情况并不乐观,预计今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为亏损700万元–1400万元。仁东控股称,报告期内,公司受宏观经济下行、现金流较为紧张、财务费用增加等因素的影响,及时调整业务布局,大幅收缩保理、供应链相关业务,导致营业收入与去年同期相比有所减少,经营业绩仍处于亏损状态。

  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于8月13日将霍东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同日,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向霍东下发限制消费令,称因霍东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法院依照相关规定对霍东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霍东实施相应的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据披露,霍东被列失信以及被下发限消令系涉及仁东控股拖欠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月坛支行欠款事项。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仁东控股欠兴业北京月坛支行2.70亿元本金及相应罚息、复利等,法院判决裁定,广东合利金融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广州合利宝支付科技有限公司、霍东须对仁东控股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霍东之妻赵佳以与霍东的夫妻共同财产为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兴业此前曾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据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今年1月的裁定书,就与被申请人仁东控股、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广东合利金融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广州合利宝支付科技有限公司、霍东、赵佳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申请人兴业银行北京月坛支行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依法冻结被申请人名下银行存款24.90亿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后因兴业银行未在期限内预交保全申请费,法院裁定该案按兴业银行撤回保全申请处理。

  财经记者关注到,仁东控股7月末就公司向金融机构借款情况的进展发布公告,其中关于与兴业银行的借款进展,公告显示仁东控股于2019年10月获得兴业银行借款3.5亿元,借款期限一年。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仁东信息”)向兴业银行质押了其持有的916.833万股股票作为担保、上市公司子公司广东合利金融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广州合利宝支付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霍东为该笔借款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仁东控股称,由于未及时办理完成续贷事宜,且受宏观经济环境和新冠疫情影响,公司流动资金较为紧张,发生了兴业银行3.5亿短期借款本金未能如期偿还的情形。仁东控股积极与兴业银行协商续贷事宜,于2020年11月累计向兴业银行归还借款本金8000万元,最终双方就续贷条件未能完全达成一致,在仁东信息的支持下,仁东控股与兴业银行进行了诉前和解,并于2021年3 月9日收到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

  仁东控股表示,截至目前,兴业银行借款逾期本金余额1.37亿元,上述《民事调解书》约定追加的控股股东持有的150万股公司股票质押登记尚未完成。

  据7月中旬发布的半年度业绩预告,仁东控股预计今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为亏损700万元–1400万元,较上年同期亏损预计有所收窄。

  仁东控股称,报告期内,公司受宏观经济下行、现金流较为紧张、财务费用增加等因素的影响,及时调整业务布局,大幅收缩保理、供应链相关业务,导致营业收入与去年同期相比有所减少,经营业绩仍处于亏损状态。

  就下半年的规划,仁东控股称将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聚焦核心业务,稳步提升公司核心竞争力和盈利能力。

  霍东与其名下的仁东集团因2017年入主仁东控股(002647.SZ)而被外界广泛关注。

  2017年11月,其时还未改名仁东控股的民盛金科公告,接到公司股东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仁东科技”)书面通知,获悉其100%控股股东李云端将其持有的仁东科技100% 的股权转让给正东致远。正东致远其后更名仁东(天津)科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后者背后即霍东的仁东集团。

  2018年3月,民盛金科正式公告,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霍东。2018年8月,民盛金科更名为仁东控股。

  根据仁东控股公告,霍东出生于1987年9月,硕士学位,新加坡国立大学EMBA。从2010年开始,23岁的霍东就职于中国庆华集团,历任青海庆华矿冶煤化集团、新疆庆华能源集团、中国庆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高级管理人员。

  年轻的霍东一出手即拿下控制权,引发外界猜测,庆华集团第二代成为霍东身上的标签。

  公开资料显示,庆华集团为内蒙古大型民营企业,董事长为霍庆华。2015年,霍庆华家族在胡润百富榜中的财富达到140亿元,排名上升至第188名,被称为内蒙古首富。不过,庆华集团其后资金问题爆发,此前已多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2018年3月,民盛金科在一篇回复交易所公告中透露,霍东母亲霍秀珍女士家族早年在宁夏、内蒙古等地长期从事能源开发、加工等业务,具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其岳母张淑艳女士长期参与国内大中型房地产开发项目,目前控股某大型开发公司,此外还投资了境内多家公司,同样具备一定的资金实力。

  霍东入主过程中也获得了家族力量的帮助。在日后一封公告中,仁东控股透露,此次收购资金有4.7亿元计划来源于霍东的家庭积累。该部分家庭积累系霍东向岳母张淑艳女士的借款,该部分借款金额为4.7亿元,未约定还款期限和利息,未提供担保。

  在霍东首次入主接近一年半后,2019年7月30日,仁东控股公布易主消息,海科金集团将通过“受让表决权+一致行动人”的方式,取得仁东控股28.94%股权的表决权,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由霍东变更为国资。

  据仁东控股披露的托管协议,各方同意,委托方因标的权利托管应按托管年度向受托方支付托管费,如托管年度为完整公历年,该托管年度的托管费应为2000万元。

  国资背景的海科金集团入主后,仁东控股股价一路上涨,自约16元/股涨至最高64.72元/股。

  2020年11月,海科金集团宣布离场,霍东再次成为仁东控股的实际控制人。深交所随即下发关注函,要求仁东控股说明初始托管期到期后未续期原因等。

  仁东控股回复称,受各方面因素影响,双方合作进度低于预期,受国企相关政策影响,有关项目落地和实施受到一定限制,也影响了双方合作进程和相关资金支持的到位,“综合来看,双方不再具备进一步合作的基础和条件”。

  在海科金集团退出后,仁东控股连续遭遇15个跌停,股价自逾60元/股跌至不足14元/股,市值蒸发约250亿元。此后仁东控股一度成为市场游资炒作对象,被视为“庄股”。

  仁东控股的股价异动亦遭监管关注。今年3月中旬,深交所发文称,3月15日至3月19日,本所共对39起证券异常交易行为采取了自律监管措施,涉及盘中拉抬打压、虚假申报等异常交易情形;继续对前期涨幅异常的“仁东控股”“*ST众泰”持续进行重点监控,并及时采取监管措施;共对18起上市公司重大事项进行核查,并上报证监会3起涉嫌违法违规案件线月,牛散景华因涉嫌操纵仁东控股被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证监会拟对景华处以50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7月14日,仁东控股公告称,上市公司于2021年7月13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编号:沪证专调查字2021062号),因仁东控股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仁东控股进行立案调查。

  今年年初,霍东曾在仁东集团2021年开年工作会议上发言表示,2020年可谓经历了生死考验,“历史遗留问题全部集中凸显,二级市场波动让我们始料未及,商誉减值、

  到期、业绩下滑甚至涉诉争议等等”。霍东称:“经历去年的跌宕起伏,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的企业没有倒下,我霍东也没有倒下……我们依然有能稳定盈利的业务板块;我们在历史问题、债务化解、合规经营上已经有所突破;而且我们在产业布局上也有了重大进展。”

  集团参观考察,仁东集团新闻稿显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曙光、监事会主席蒋文春、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朱忠玉等全程陪同。据称,仁东集团在完善大消费产业布局过程中,可以充分发展酒类产品品牌打造及渠道创新方面的相关资源优势,积极探索合作方式,实现互利互惠、创新共赢。今年5月,霍东一行赴四川省遂宁市

  ,在射洪市委书记张韬、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王勇的陪同下参观了沱牌舍得集团。霍东称,白酒作为传统文化工艺传承的一部分,在当前消费转型升级的背景下,正焕发新的生机,弘扬文化、提升品质、塑造品牌将是白酒行业未来发展方向之一。(文章来源:新京报)